合同/ 买卖合同/ 导航/

李某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www.jht868.com - 买卖合同】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XX)佛中法民二终字第19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山市宝柏化工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山市南头镇穗西工业二区。

法定代表人潘银芯,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黄正熙,男,汉族,1974年5月16日出生,住中山市南头镇镇政府。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欣,女,汉族,1970年5月2日出生,住佛山市顺德区大良街道办事处中区凤山东路6号德业大厦三座,系顺德市伦教区熹涌永宏制罐厂业主。

委托代理人陈业方,广东海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山市宝柏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宝柏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李欣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XX)顺法民二初字第323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查明:XX年8月至11月间,宝柏公司与李欣开办的个体企业顺德市伦教区熹涌永宏制罐厂(下称永宏厂)签订了多份销售合同及送货凭证,约定由宝柏公司向永宏厂购买包装罐。期间,宝柏公司共收到价值为174705.40元的包装罐。后经李欣追收未果,遂于XX年10月10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宝柏公司立即偿还拖欠的货款174705.40元,并承担诉讼费。

案经原审法院审理认为:宝柏公司与李欣开办的个体企业永宏厂之间的买卖关系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宝柏公司收取李欣的货物,没有履行付款的义务,显属违约,应负向李欣支付尚欠货款174705.40元的责任。李欣起诉有理,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判决:宝柏公司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李欣支付货款174705.40元。案件受理费5010元,由宝柏公司负担。

上诉人宝柏公司不服原判,上诉称:一、一审以上诉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抗辩权为由认定了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及陈述的事实,这与证据审查原则相违背,是错误的。在本案中,被上诉人以上诉人为被告请求清还货款,须举证证实其与上诉人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及上诉人欠货款的事实。但被上诉人提供的所有证据没有上诉人的盖章或法定代表人的签字,也没有委托签订合同和签收货物的委托手续,不能证实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事实上,证据上的签字人的行为与上诉人没有任何关系,上诉人没有委托他们签订合同及签收货物,此证据不能作为认定上诉人欠被上诉人货款的定案依据。二、事实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没有签订买卖合同,也没有委托任何人与被上诉人签订买卖合同,且没有收取被上诉人的货物,上诉人没有委托被上诉人提供证据上的花、桂花、婵、潘新和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买卖合同及签收货物,这些人与被上诉人发生的民事行为,是个人行为,与上诉人无关。三、由于塞车原因,上诉人迟到10分钟到庭,却被一审以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为由,变相剥夺了上诉人的抗辩权,程序不合法。因此,请求二审撤销原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全部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上诉人宝柏公司在本院审理期间未提供新证据。

被上诉人李欣答辩称:一、送货凭证上的签收人员是上诉人的员工,是履行签收货物的行为,其中潘新和是上诉人法定代表人潘银芯的弟弟。二、对于送货凭证上的签收人员是上诉人的员工的事实,在上诉人欠其他人的案件中,已被佛山中级法院作出的(XX)佛中法民二终字第631号生效判决所确认。三、上诉人在一审确定的开庭时间内因迟到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抗辩权,责任完全由其自负,一审作出的判决完全符合法律规定。因此,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李欣在本院审理期间提供了本院(XX)佛中法民二终字第631号生效判决书。

本院认为:从上诉和答辩的内容看,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双方当事人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从被上诉人李欣提交的销售合同书及送货凭证、入库单来看,上面注明送货单位是永宏厂,购货单位是宝柏公司,并有潘新和、花、桂花、婵等人签收。其中,花、桂花、婵签收的单据与另案即本院(XX)佛中法民二终字第631号生效判决的单据的格式一致,该终审判决已认定花、桂花、婵等人是宝柏公司的员工,故可适用于本案。对于 潘新和签名的销售合同书及送货凭证,宝柏公司虽予以否认,但没有提供公司员工的工资、社会保险等证据予以反驳,相反,潘新和 签名的销售合同书及送货凭证与婵等人签名的入库单是相对应的,而婵等人又是宝柏公司的员工。因此,可以认定潘新和也是宝柏公司的员工,由此产生的民事责任应由宝柏公司承担。至于宝柏公司上诉提出的程序问题,由于其不按时到庭,一审据此作出判决并无违反法定程序。综上所述,被上诉人李欣提交的上述证据可以证实永宏厂与宝柏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宝柏公司欠李欣货款174705.40元的事实清楚,应予清偿。宝柏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10元,由中山市宝柏化工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郑 振 康

代理审判员 吴 行 政

代理审判员 欧阳建辉

二○○四年三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欧阳洁婷

小编推荐

吴某买卖合同欠货款纠纷上诉案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3)佛中法民二终字第58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顺德市龙江镇集宇化工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佛山市顺德区龙江镇丰华北路51号。

法定代表人邓锦荣,董事长。

诉讼代理人盛孝泉,男,1954年6月1日出生,汉族,住佛山市顺德区龙江镇丰华北路51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桂荣,男,1973年5月27日出生,汉族,住佛山市顺德区大良文秀绿田一街9号。

诉讼代理人易艺锋,男,1970年7月1日出生,汉族,住佛山市顺德区大良鸿图新村十一座102号。

上诉人顺德市龙江镇集宇化工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集宇公司)因与吴桂荣买卖合同欠货款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2003)顺法民二重字第2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查明:2001年11月20日,集宇公司与吴桂荣开办的龙江镇力天家具厂对账,吴桂荣确认尚欠集宇公司货款24172.5元。对账单签订后,吴桂荣以其员工欧颖的名义分别于2001年12月20日、12月30日和2002年1月17日、2月5日开出6213元、4935元、6000元、7024.5元,合计金额为24172.5元的银行支票给集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邓锦荣及其业务供销员黄翰明,以支付尚欠货款,该款已承兑。2002年7月15日,集宇公司以吴桂荣拖欠货款24172.5元为由,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吴桂荣支付尚欠货款24172.5元及承担诉讼费用。

案经原审法院重审认为:集宇公司、吴桂荣双方经对账确认欠款后,吴桂荣通过员工的账户开出支票给集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员工,从而证明集宇公司已收取该货款。集宇公司仍以该货款未收提起诉讼,请求吴桂荣清偿货款。集宇公司诉讼请求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驳回集宇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980元,由集宇公司负担。

上诉人集宇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原审认定事实错误。1、原审以被上诉人提供的不是被上诉人付款,也不是上诉人收款的支票,不予确认上诉人提供的证明被上诉人欠货款24172.50元的事实。2、原审未对被上诉人出具欠据后,仍与上诉人有业务往来的事实予以认定。3、原审查明被上诉人欠款24172.50元,一个叫欧颖的人分别四次开出合计金额为24172.50元的支票,付给邓锦荣、黄翰明。上诉人认为这两个事实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首先付款人不是被上诉人,收款人也不是上诉人。欧颖支付的是什么款,不确定。原审以这不确定的证据来认定是支付上诉人的货款,没有理由。其次,被上诉人欠款后,双方还有业务往来,从2001年11月1日至2002年1月25日,共发生37次业务,货款恰是24172.50元,原审却未予认定。4、原审对被上诉人提供的四张支票的收款人、付款用途、支付什么款项未经质证就加以认定是错误的。5、原审未查清欧颖是否被上诉人员工,为什么替被上诉人付款,是支付那笔款,为什么不直接付给上诉人,就认定是替被上诉人支付2000年10月31日所欠的款项,而导致判决错误。6、被上诉人提供的都是间接证据,这些证据相互都不能印证,原审却采纳这些证据,显然错误。请求二审撤销原判,改判由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支付货款24172.50元,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

上诉人集宇公司在二审诉讼期间未提供新证据。

被上诉人吴桂荣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吴桂荣在二审诉讼期间未提供新证据。

根据上述当事人确认的证据、事实以及对当事人争议的证据的认证,本院因此确认了本院以上查明的事实。

本院认为:吴桂荣确认尚欠集宇公司货款后,以其员工的名义开出四张支票给集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其业务供销员,用以支付尚欠货款,支票付款金额与尚欠货款金额相符,至此,吴桂荣尚欠货款已全部付清。集宇公司提出支票的付款人不是吴桂荣,收款人也不是集宇公司,不能证明吴桂荣支付了尚欠集宇公司的货款。集宇公司的该主张,因双方确认债务时,并没有约定所欠货款必须付到集宇公司的账户,邓锦荣和黄翰明作为集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业务供销员,吴桂荣有理由相信邓锦荣、黄翰明收款就是代表集宇公司收款。至于吴桂荣以谁的名义支付货款,并没有违反法律规定。集宇公司上诉称吴桂荣于2001年11月20日,确认欠货款后,双方又发生了业务往来,以欧颖名义出具的支票付款不能确定是支付吴桂荣确认的欠款。但又不能提供证据证明欧颖的付款是另一债权债务关系,故集宇公司辩称收取欧颖的付款不是吴桂荣的还款理由不成立。集宇公司在二审诉讼期间,经本院传票合法传唤,没有理由拒不到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七条的规定,本院依法认定集宇公司放弃上诉主张。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综上所述,依照上述的法律规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80元,由上诉人集宇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许育平

代理审判员廖兴

代理审判员吴行政

二○○三年十月九日

书记员肖建国

中山某化工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XX)佛中法民二终字第8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佛山市张槎针织厂,住所地佛山市张槎纺织工业中心。

法定代表人庞兆权,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叶贵明,广东东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山嘉昌化工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山市三角镇新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陈秀欢,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小东、陈耀初,该司员工。

上诉人佛山市张槎针织厂(下称张槎针织厂)因与被上诉人中山嘉昌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中山嘉昌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XX)佛禅法民二初字第13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查明:中山嘉昌公司与张槎针织厂从XX年初开始有买卖化工原料的业务往来,由张槎针织厂向中山嘉昌公司购买化工原料,至XX年7月,张槎针织厂收取中山嘉昌公司化工原料货值207051元。XX年7月,因中山嘉昌公司、霍志文等单位和个人涉嫌走私普通货物(后该案被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被中山海关走私犯罪侦查支局到张槎针织厂调查取证时扣押了上述欠款中的129011元作为赃款。在扣押当日,张槎针织厂向中山海关走私犯罪侦查支局作出情况报告,称与中山嘉昌公司在1999年底有业务往来,至XX年5月止共购进化工原料货值292641元,XX 年3月前共购进化工原料货值163630元,款项已付给香港嘉昌公司,XX年3月后购进的化工原料货值129011元,款项至今未付。。扣除被扣押的款项,张槎针织厂尚欠78040元。XX年4月25日,中山嘉昌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张槎针织厂偿还拖欠的货款78040元及延期付款违约金10407元(从XX年7月1日起按日万分之二点一计算暂计至XX年4月1日止),并承担诉讼费。

案经原审法院审理认为:虽然中山嘉昌公司在业务往来中使用香港嘉昌公司的名义与手续,但与张槎针织厂发生业务往来的实际为中山嘉昌公司,对此已有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故中山嘉昌公司作为本案原告主体适格。双方之间的行为已构成买卖合同关系,其中双方买卖走私货物的行为因违反法律规定,属于无效民事行为,但因上述行为已受到刑事处罚,有关款项予以收缴,故不再另行制裁。除走私货物外,双方买卖的其他货物,未有证据证明属于法律规定的禁止流通的货物,故确认双方的买卖合同关系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张槎针织厂收货后未能支付货款属违约,中山嘉昌公司请求支付货款,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至于延期还款违约金,按照法律规定,合同没有约定履行期限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的同时支付。诉讼中,张槎针织厂未能举证证明双方约定的履行期限,而中山嘉昌公司陈述付款期为收货后45日,按照法律规定,中山嘉昌公司的陈述构成自认,予以确认。依据中山嘉昌公司提交的证据,双方最后一次合法有效的买卖关系发生在 XX年5月7日,故中山嘉昌公司请求从XX年7月1日起计算延期还款违约金,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六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张槎针织厂应在判决生效日起十日内向中山嘉昌公司支付货款78040元,并支付违约金(XX年7月1日起至判决确定还款日止以日息万分之二点一计算)。逾期履行,则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商业贷款利率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163元,由张槎针织厂承担。

上诉人张槎针织厂不服原判,上诉称:一、被上诉人不具有一审原告的适格性,不能作为一审原告。一审所依据的中山市中级法院和广东省高级法院两份刑事判决和《扣押物品文件清单》都没有说明所有以香港嘉昌公司的名义与上诉人发生的业务实际上都属于被上诉人。相反,被上诉人所有借用香港嘉昌公司的名义走私货物的行为已受到刑事制裁,中山海关没有也无法就本案涉及的业务追究被上诉人,正是因为本案所涉及的业务与被上诉人无关。因此,被上诉人不能作为一审原告。实际上,送货单、香港嘉昌公司开出的收据和上诉人开出的收据等证据都说明本案所涉及的业务主体是香港嘉昌公司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无关。二、香港嘉昌公司作为供货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没有参加本案诉讼,必然会影响本案的公正判决。本案一审中,不仅完全剥夺了香港嘉昌公司的诉权,也剥夺了上诉人的部分诉权,因为上诉人曾向香港嘉昌公司支付多笔货款及质量问题的处理等,足以说明上诉人与香港嘉昌公司之间已款货两清。三、结合中山海关《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和于清娥出具的4份收据及相关的送货回单看,中山海关只将其中XX年3月6日至同年5月21日的货款认定为赃款,有两种可能:一是此前的送货与被上诉人无关,另一是此前的送货货款(中山海关认为应记在被上诉人名下部分)已结清。因此,请求二审撤销原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并由其承担全部诉讼费。

上诉人张槎针织厂对其上述陈述在本院审理期间提供了XX年6月6日支付30030元给香港嘉昌公司的支票存根,用以证明其上述所提。

被上诉人中山嘉昌公司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

被上诉人中山嘉昌公司提交了三张送货单及明细表,用以证实上诉人张槎针织厂支付的30030元是付这三张送货单的款项。经质证,上诉人张槎针织厂对这三张送货单不予确认,但对送货单明细表收到上诉人支付的30030元货款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是买卖合同纠纷,争议的焦点有两个,一是中山嘉昌公司是否本案适格的原告;二是张槎针织厂是否付清本案欠款。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从已生效的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两份针对中山嘉昌公司、霍志文等人走私普通货物所作的刑事判决内容看,中山嘉昌公司走私时是使用了香港嘉昌公司的手续,而张槎针织厂在一审中的答辩以及向中山海关所作的情况报告中,承认与中山嘉昌公司有买卖业务往来,期间曾向香港嘉昌公司付款,再加上抬头是香港嘉昌公司的送货回单及相应的收据被中山嘉昌公司所持有,以上情形表明,中山嘉昌公司是与张槎针织厂有买卖业务往来的,但在付款、开具收据等方面是借用香港嘉昌公司的名义。因此,中山嘉昌公司作为本案的原告是适格的,张槎针织厂上诉认为中山嘉昌公司不是适格原告的理由不能成立,其在二审中提供的支票存根不影响中山嘉昌公司作为本案原告的诉讼主体。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张槎针织厂上诉认为欠款已付清的主要证据是中山海关《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和于清娥出具的4份收据。但从于清娥出具的收据内容看,是收到香港嘉昌公司开出的4张收据,收据附有送货回单号码,这些送货回单大部分在XX年3月份之后,再结合上述情况报告,张槎针织厂在被中山海关走私犯罪侦查支局扣押赃款当日承认XX年3月份之后的款项仍未支付,故可认定在被扣押赃款前张槎针织厂并没有付清这4张收据所示的货款,如已支付,则支付的款项加上被扣押的款项远远大于4张收据所记载的送货回单的数额,亦与上述情况报告相矛盾,因此,张槎针织厂上诉认为其已付清欠款的理由不成立。综上所述,一审判决正确,应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163元,由佛山市张槎针织厂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郑 振 康

代理审判员 吴 行 政

代理审判员 欧阳建辉

二○○四年三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欧阳洁婷

霍某买卖合同欠货款纠纷上诉案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3)佛中法民一终字第176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沈强,又名沈钊强,男,1961年4月28日出生,汉族,住佛山市南海区里水镇大石管理区大元阁村。

委托代理人范奕兴,广东煜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霍均洪,男,1961年5月21日出生,汉族,住佛山市禅城区石湾镇忠信巷13号。

委托代理人游植龙,广东禅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沈强因买卖合同欠货款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1999)佛禅法民二重字第49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沈强于1997年5月27日出具欠条,确认“南海工程公司沈强欠陶瓷货款81640.59元”。原告霍均洪持此欠条于1999年5月21日向本院起诉。诉讼中,被告也确认该欠条是其亲手交给原告的。在原上诉期间,原告曾陈述被告所欠货款是承包佛山市石湾区工业开发总公司物资购销部的债权,但未能举证。在重审期间,原告又陈述其在1996年7月至1997年6月间挂靠于佛山市石湾区工业开发总公司物资购销部,并提交了佛山市石湾区工业开发总公司的证明。

原审判决认为:原告在诉讼中陈述承包佛山市石湾区工业开发总公司物资购销部,后又陈述挂靠于佛山市石湾区工业开发总公司物资购销部,并提交了佛山市石湾区工业开发总公司的证明,但该证据不能充分证明承包或挂靠的事实,故本院对有关事实不予确认。被告沈强出具的欠条属于债权凭证,由于该欠条并未注明债权人的具体情况,因此持有该债权凭证的人即有权向债务人主张债权,除非该债权凭证为持有人通过非法手段取得。诉讼中,被告确认该债权凭证是其亲手交付给原告的,因此,本院认为原告合法取得该债权凭证。原告有权向债务人主张债权。被告认为该笔债务的实际债务人是南海建筑工程公司,但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故被告的抗辩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的规定,判决:1、被告沈强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81640.59元给原告霍均洪;2、本案诉讼费2960元由被告承担。

宣判后,沈强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沈强上诉认为:一、霍均洪的原告主体不适格。本案是发回重审案,要求查明霍均洪是否为物资购销部的承包人,以审查其诉讼主体资格,但重审法官却不管中院裁定,另起炉灶。重审中,霍均洪没有提供其承包经营合同或证明、挂靠经营合同或证明,也未能证明自己是购销部的业主。很显然,他仅仅是购销部的一名雇员。重审法官认为谁抓住欠条,谁就是债主,不但确认了霍的主体资格,实在太武断了。一审法官根本就没有考虑沈强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把欠条交给霍的。沈强多次代表施工队到霍所在的购销部购买陶瓷,每次都是霍接待、点货、收钱、开发票。这次沈强带的现金不足,向购销部出具欠条自然也需要通过霍转交,写下欠条给霍不是在霍的家中,不是在购销部外,买的是购销部的货,欠的自然是购销部的款。双方不可能在此种场合下以个人名义做买卖。二、沈强个人不负付款责任。沈强提交的询问笔录、欠条、支付证明单、发票,足以证明他是受南海建筑工程公司102施工队所托,到霍均洪所在的购销部购买陶瓷。一审为了贪求结案方便,没有采信上述证据,令沈强合法权益受损。故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霍均洪的起诉。

上诉人沈强在二审期间提交了新证据:1、《南海市庆云旅游开发集团公司》的证明一份;2、《南海建筑工程公司》的证明一份;3、石湾区经委物资公司订发货表一式三份;4、佛山市石湾区工业开发总公司物资购销部订货表一式两份。以证明上诉人是被南海建筑工程公司102施工队雇佣,在此期间是与被上诉人霍均洪所在的购销部发生购销关系。对上诉人提出的新证据,被上诉人认为已经超过举证时限,不予质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三条、第六十六条的规定,对被上诉人的反驳,本院予以采信。

被上诉人霍均洪辩称:一、上诉人称本人为物资购销部雇员,并无事实依据。本人并未受雇于原佛山市石湾区工业开发总公司物资购销部,也并没有与该部构成任何劳动关系。上诉人并无任何证据证明本人为物资购销部雇员,上诉人的事实依据不足。二、本次购销业务在本人与答辩人之间进行,本人与物资购销部的挂靠或承包关系并不能对本案性质产生实质影响。在本人与答辩人之间发生业务往来期间,本人确曾挂靠过物资购销部与他人发生业务。但是,就本次讼争购销活动而言,本人只以自己的名义直接与上诉人进行购销,并未以该部的名义进行,在本次业务往来中也一直没有出现过物资购销部的名义。三、从现有证据看,该欠据是由上诉人直接出具给本人,本人作为债权人,以债权凭证的欠据为根据主张权利,依据充分,应予支持。正是因为本人直接与上诉人发生购销业务,一切的定价、交接、送货、都是以本人名义进行,由本人一手操办,所以上诉人才出具欠据直接交给本人,这充分证实该欠据债权人为本人。另一方面,该欠据作为债权凭证,在没有指明债权人的情况下,谁持有,谁就是债权人。如果上诉人认为该欠据出具给物资购销部的,应直接写明是“欠物资购销部陶瓷货款”,而不是直接写“欠陶瓷货款”。四、上诉人称其代表南建102施工队进行购销、欠款应由102施工队偿还,也无依据。本人只直接与上诉人发生购销业务,上诉人在本次购销活动中一直以其自己的名义与本人进行,从洽谈、接货到出具欠据,都是答辩人一人经办,并未出现过南建102施工队的名义,尤其是在欠据中,“欠款人”一栏明白地签名是“沈强”而不是施工队。故请求二审法院维持重审判决,驳回上诉。

被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未提交新证据。

经审查,本院对原审确认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与佛山市石湾区工业开发总公司物资购销部未建立任何劳动或雇佣关系,仅是以购销部名义开展经营活动,支付门面租金,并独自承担法律后果。被上诉人虽未与佛山市石湾区工业开发总公司物资购销部签定任何书面合同,但其行为符合挂靠经营的特征,属于事实挂靠,主体适格。上诉人在一、二审期间对欠条所载明的时期发生过购销陶瓷的业务活动,立写欠条后交由被上诉人收持的事实均未提出异议。上诉人只是提出其作为南海市建筑工程公司102队的雇员发生购销陶瓷的业务活动,该笔欠款应属单位债务,不是上诉人个人债务作为反驳理由。佛山市石湾区工业开发总公司亦出具证明,证明该欠条所列款项与其无关。上诉人在发生购销陶瓷活动后立写欠条确认欠款事实,并将欠条交由被上诉人收持,在上诉人没有举出被上诉人非法取得欠条的情况下,本院确认被上诉人合法取得欠条,即债权凭证。本院根据欠条所载明的内容,证明的内容,上诉人确认购销陶瓷行为的陈述以及被上诉人合法持有债权凭证的事实,综合认定被上诉人是讼争款项的债权人,有权请求上诉人清偿到期债务。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只能证明上诉人与南海建筑工程公司存在劳动雇佣关系,上诉人与南海建筑工程公司施工队内部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却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应由其他单位或个人对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该次购销活动承担法律后果。故对上诉人提出该笔欠款属于单位债务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